9号彩票-登录

但是这些能在夏家主堂上比武较量的人

 
  这么莫名其妙出现的一个小偷,居然会是夏宁玉的大恩人,而且还救了他们夏家不少的人。
  “难怪打不过呢。”
  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白衣女孩才把头一抬,张口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偷我们家果子,你想要不会说吗,给你几个怎么了,为什么要偷?”
  闻言,杜仲苦笑一声。
  一脸尴尬地说道:“我还以为,这些果子都是无主的呢,要是知道这些果子是你们家的,我怎么会偷?”
  这话一出。
  夏宁玉就忍不住的摇头笑了起来。
  边笑边说道:“这里面的奇果,都是有主的。”
  “现在知道了。”
  杜仲苦笑。
  “对了,差点忘了给你介绍。”
  夏宁玉张口,指着那白衣女孩,说道:“这是我妹妹,夏兰!”
  “你好。”
  杜仲张口打招呼。
  “还行吧。”
  夏兰撇撇嘴。
  杜仲一愣。
  还有这么跟人打招呼的?
  “哈哈,杜兄别在意。”
  夏宁玉赶忙张口,说道:“我这妹妹,别的本事没有,就是俏皮。”
  “六哥!”
  夏兰不乐意了。
  望着这兄妹俩,杜仲咧嘴一笑,脸上的尴尬之色尽去。
  “你们家有这么多奇果,你怎么还亲自跑去争夺莲花果?”
  杜仲问道。
  “这世道,只有你去抢,别人才会以为你没有,才会不觊觎你。”
  夏宁玉轻叹口气,说道。
  “唉……卑鄙!”
  杜仲感叹一声,旋即把嘴角一勾,笑道:“我都来到这的地盘上了,你是不是也该尽尽地主之宜?”
  夏宁玉苦笑。
  没想到,自己说出口的几句话,反倒把自己给出卖了。
  “这自然没问题。”
  苦笑间,夏宁玉张口道:“不过,我倒是挺好奇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  “就这么进来的。”
  杜仲耸耸肩。
  “不可能!”
  杜仲话声刚落,夏兰就立刻摇头,说道:“这都多少年没有人进来过了,怎么可能说进就进?”
  “这倒不一定。”
  夏宁玉摇摇头,说道:“别人进不来,杜仲可不一定!”
  他还清楚的记得。
  在那天山之上,若不是杜仲破解掉屏障的话,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获救。
  那种屏障,不就是跟这不可知地的屏障一样吗?
  甚至,更强!
  连那种屏障都破得了,这不可知地的屏障,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。
  更何况,杜仲这都活生生的站在他眼前了。
  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?
  “恩?”
  听到夏宁玉的话,夏兰神色微变,一脸惊疑的看着杜仲。
  别人的话她或许不信。
  但是夏宁玉的话,她却不得不信。
  毕竟,夏宁玉外出的时间,要比其他人多得多,见识自然也比其他人更广。
  最为重要的是。
  杜仲是夏宁玉的朋友,要是杜仲没有那个本事,夏宁玉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。
  “好了好了。”
  夏宁玉把手往杜仲肩膀上一放,张口说道:“既然事情都弄清楚了,那就别在这里干站着了,走跟我回我们夏家,咱们好好畅谈一番!”
  “好。”
  杜仲笑着点点头。
  随后。
  在夏宁玉的带领下,一行人直接朝着夏家的家族所在地飞掠而去……
 
 
第三百五十七章 十招
  夏家。
  位于不可知地正东方,在一座巨大的连体山脉之上。
  地形跟莲花山,倒还有些相似。
  唯一不同的是。
  莲花山上的建筑物都的独立的。观了一遍。响起。
  不,比戳纸还轻松。方的脑门砸去。
  “恩?”
  对方神色一变,立刻止住攻势,抽身闪避?了。
  她怎么能想到?
  擂台上,夏青不受劝阻地说道:“我们不可知地的规矩,是可以随意挑战的,尤其是家族比试,更是为了良性竞争。”
  “虽然来人是客,但是既然来到了我们夏家,那就该遵守我们夏家的规矩不是?”
  这话一出。
  夏宁玉顿时就犯起愁来。
  他也没想到,夏青这小子,居然会那规矩来说事。
  他之所以阻拦。
  就是怕杜仲修理他们。
  谁知道他们居然还如此步步紧逼的自讨苦吃?
  是比呢?
  还是不比呢?
  要是比,那他刚才处心积滤的在杜仲面前炫耀的资本,无意会被杜仲重重的回上一击,肯定会面子都打没了。
  再说,夏青这小子脾气又倔,要是不比的话,这小子肯定会无休止的纠缠下去。
  两边,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。
  夏宁玉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  无奈之下,只能转目,征求杜仲的意见。
  见夏宁玉脸上的愁色,杜仲轻笑一声,张口道:“既然他要比,那就比吧,较量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  闻言,夏宁玉眼珠一转。
  对啊!
  杜仲说的没错,较量一下而已,何必去想那么多?
  况且,让杜仲出手,来杀杀这群家伙的锐气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  否则,这群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,还真不会知道,什么叫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了。
  “好,那就较量一下。”
  夏宁玉点点头,朝杜仲投去一个示意的眼神。
  杜仲点头,飞身掠上擂台。
  从夏宁玉的眼神里,杜仲觉察到,夏宁玉这是让他放点水,别把夏青的自信给打没了。
  对于这一点。
  从部队中走出来的杜仲,自然能把握好尺度。
  “夏青!”
  杜仲一上擂台,夏青就立刻对杜仲抱了抱拳,报出自己的姓名,然后立刻摆出一副迎战的驾驶来。
  “杜仲。”
  杜仲微微一笑,一脸淡然的站在原地。
  “请!”
  见杜仲不摆架势,夏青站直了身子,伸手道。
  “来吧。”
  杜仲随意的回了一句。
  这下,夏青怒了。
  先是说他这个冠军还行,现在居然连面子都不给,自己对他礼遇有佳,可杜仲却表现得不咸不淡,一副根本不把他放在眼睛里的样子。
  这让他怎么受得了?
  要知道,他可是神变中期巅峰的高手啊?
  杜仲呢?
  不过是个假神期的武者而已。
  居然敢这么目中无人?
  “小心了。”
  心中一怒,夏青当即冷喝一声。
  脚步一动。
  整个人,立刻就在一层油绿色能量的包裹下,化身一道绿光,凶猛的朝着杜仲就攻了上去。
  “一!”
  攻向杜仲的同时,夏青冷笑着,呢喃了一声。
  他这是在记招式。
  在他眼里。
  顶多十招,就能把杜仲打败。
  殊不知。
  杜仲也在记着招。
  “一!”
  轻喃声从口中传开的同时,杜仲右手前身,在夏青那只攻来的拳头上一拍,将其攻击轨迹打偏之后,手掌随意的往前一甩。
  夏青立刻躲闪。
  闪过一击之后。
  “二!”
  夏青再度猛攻上来,双拳齐出,分别从两个方向,攻向杜仲。
  见状。
  杜仲咧嘴一笑。
  伸出去的手,快速的往左右两边分别一拍,又再度把夏青的攻势卸去。
  然后,又是随意的一击。
  夏青再躲。
  “三。”
  “四。”
  “五。”
  一连五招,夏青所使出的每一个招数,都被杜仲轻松的破解掉。
  而且,每一次破解掉对方的招数之后,杜仲都能在对方没能反应过来之前,出手反击。
  “六。”
  “七。”
  “八。”
  “九……”
  又是四招,夏青连杜仲的衣角都没沾到一下。
  仔细一看。
  整整九招下来,杜仲竟是连脚步都没移过一下。
  这下,夏青震惊了。
  不知道为什么。
  在跟杜仲交手的时候,他总感觉自己能轻易的打败杜仲,可是每一次出手之后,却又感觉到杜仲就好象是一片云彩一般,任他怎么打,都无动于衷,甚至都带不起一丁点动静。
  这让他心中越加的急躁起来。
  “最后一招。”
  “十!”
  急躁间,夏青把心一横。
  体内能量爆涌而出,全部聚集在拳头之上,誓要用绝强力量的猛攻,直接穿破杜仲的防御,以这雷霆一击,将杜仲击败。
  而另一边。
  “差不多了。”
  感觉到夏青的意图,杜仲微微一笑,手掌一动。
  一股能量流,立刻自经脉中涌起,飞速的覆盖在手掌上。
  “下去!”
  就在这时,聚好能量的夏青骤然暴喝声一声,挥舞着右拳,猛的一个大摆拳砸了上来,那模样就好像是拳头上的力量拖着身子冲击前来一般。
  “呼……”
  见状,杜仲轻轻的吐了口气,而后脚步一动,立刻就正面迎击上去。
  飞冲间,右手一动,那只被能量覆盖着的手掌,在众人无比震惊的眼眸中,直接就朝着夏青的拳头捏了上去……
 
 
第三百五十八章 阵被破了!
  被淡蓝色荧芒包裹着的手掌,带着一阵刺耳的破空声,迎面而至。
  “就凭一只手也敢接我的全力一拳?”
  夏青冷笑着,狂暴的右拳骤然加速。
  下一刹!
  一拳一掌,对撞在一起。
  “啪!”
  一个清脆的,如同击掌般的声音传开。
  整片空间,突然就陷入了一片死寂!
  擂台下。
  所有围观之人,皆是双目圆瞪,一脸骇然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  只见。
  在那擂台之上。
  碰撞在一起的俩人,就这么定格在了原地。
  一只被淡蓝色能量包裹着的手掌,就像是一面无法被刺破的铜墙铁壁,就那么静悄悄的抵挡着夏青的拳头。
  “嗡嗡……”
  被能量劲气带起的狂风,吹拂着杜仲的脸庞。
  杜仲就这么站着。
  立于狂风之中,在夏青那凶猛的攻势下,身形巍峨不动。
  而另一边。
  夏青却是侧着身子,那只爆发着恐怖能量的右拳手臂上,青筋暴露而出,狂暴的能量劲气肆意的冲击着杜仲的身体,却无法及杜仲分毫。
  “怎么可能?”
  望着杜仲那巍然不动的身体,夏青一脸的惊骇。
  这可是他最强的一拳啊。
  属于神变中期巅峰强者的最强一拳啊。
  只有假神期实力的杜仲,怎么可能抵挡得住?
  就在夏青惊骇不已的时候,一直静立于原地的杜仲,突然动了。
  “唰!”
  那只抵挡着夏青拳的手掌,轻轻一转,银色电蛇,立刻从杜仲掌心喷涌而出。
  “唰唰唰……”
  随着银色电蛇的出现,杜仲猛的一捏。
  直接就捏住了夏青的拳头。
  “不好!”
  夏青大惊。
  别人根本看不到,可他却感觉得清清楚楚,那银色电蛇出现之时,瞬间化做锋利的剑刃,直接把笼罩在他拳头上的能量流,刺破溃散。
  “结束了。”
  望着一脸震惊的夏青,杜仲轻轻的咧嘴一笑。
  而后,捏着夏青拳头的手臂猛的往下一压。
  但夏家的建筑物,却是完全连成一体的,整个家族基地,直接就占据了整条山脉的七座山峰。
  其中较高的三座被削去了顶,用青石铸造连成一体,建成夏家主堂。
  另外四座山峰,则是挂满了各种梯道绳索。
  林中小筑,随处可见。
  “不愧是三大家族之一。”
  来到夏家主堂门前,杜仲朝四周环视了一眼,见到那萦绕在云雾之间的主堂建筑,又看了看远处的那一片云海,当即就忍不住的赞叹了起来。
  “那是。”
  夏宁玉得意的仰仰头,说道:“比你那莲花山如何?”
  “我感觉,差不了太多。”
  杜仲哈哈一笑。
  他说的倒也是实话。
  在景色上,莲花山脉跟这夏家所在的山脉,倒是极其的相似,唯一不同的恐怕也就只有天地能量的浓郁程度了。
  当然,只要有足够能量石来布置阵法,杜仲完全可以把莲花山打造得不输此地。
  “你还真不客气。”
  夏宁玉摇头轻笑。
  俩人迈步进入而上。
  杜仲举目一看。
  只见,远处是一片风格古朴的阁楼建筑,那一片建筑的正中央,有着一个非常宽阔的房间,门上题着一个红色大字“夏”!
  看上去颇有韵味。
  而在那群建筑与杜仲之间,则有着一块巨大的青石广场。
  广场上,有不少人在练功。
  广场的左侧,是一片桃林竹海,其间也有着几个小院。
  右侧,则是三个木制的演武擂台。
  此刻,那擂台上正有几人在进行演武较量。
  “过去看看?”
  见杜仲的目光落在演武擂台上,夏宁玉当即就把嘴角一勾,面带深意的笑着问了起来。
  “好啊。”
  杜仲张口答道。
  他看出了夏宁玉别有心思。
  但是,杜仲也不会做无益之事。
  虽然之前已经跟夏家的人交过手,,才是这不可知地真正的核心骨。
  杜仲有绝对的必要,来看看这里的虚实。
  就目前看来,他将要面对的的确只是周家圣女一人,但是从周家圣女的脾性来看,谁知道结果,会不会从一对一的决斗,变成一对一家!
  很快的。
  俩人来到擂台边。
  只见,三个擂台,正在举行着十强战!
  “宝地就是宝地,高手真他妈多。”
  望着这十人,杜仲忍不住的感叹出声。
  这些人,年纪都在25岁以下,但实力最弱的,都是神变初期。
  别的且不说。
  就说这十人的潜力,便是足以让人骇然。
  25岁以下的神变期强者,这要是拉到武林中去,那得震惊多少人?
  “十强比拼开始。”
  就在杜仲感叹的时候,一个大喊声传开。
  三个擂台上,比试继续。
  很快的。
  在杜仲和夏宁玉的观看下,十人中就淘汰了五个。
  随后,淘汰至三个。
  前三名排位战。
  最终。
  一名面目清秀,身材中等的青年,拿了冠军。
  “夏青?”
  看到结果,夏宁玉当即就摇头一笑,说道:“没想到,居然被这小子拿到了冠军。”
  擂台上,那个名叫夏青的青年,极为兴奋。
  “看了这么久,你就不准备发表点看法?”
  夏宁玉看着杜仲问道。
  “什么看法?”
  杜仲咧嘴一笑,故作茫然的问道。
  他知道,这是夏宁玉在有意显摆呢。
  “这擂台战都结束了,你觉得这些小子的实力怎么样?”
  夏宁玉笑嘻嘻的问道。
  “恩……”
  杜仲沉吟一声,张口道:“还行吧,不愧是夏家人。”
  这话一出。
  夏宁玉倒是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  他是满意了,可是擂台上的冠军可不乐意了。
  “还行?”
  望着杜仲,刚拿到冠军的夏青,一脸忿忿的瞥着杜仲。
  在他眼里。
  杜仲也就是个假神期的武者而已。
  一个假神期的武者,居然敢当着他的面,说他只是还行?
  这让他这个新科冠军,怎么能忍?
  “既然敢这么说,那就代表你很厉害咯?”
  夏青挑衅的望着杜仲,说道:“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?”
  闻言,杜仲先是一愣。
  旋即又摇了摇头。
  这怎么还牵扯到他的身上来了?
  他可是应夏宁玉的邀请,来夏家作客的。
  况且,他已经来到不可知地的事,在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之前,绝对不能节外生枝。
  谁知道,这些人会不会把他在不可知地的事,透露给周家?
  “挑战就免了吧。”
  夏宁玉也赶忙出声阻拦,说道:“你小子,拿了个冠军,屁股就翘到天上去了?”
  “六哥!”

相关阅读